直播行業加速進入理性回歸期,Sol君違約跳槽判賠斗魚339萬

  11月5號中午,前斗魚知名游戲主播Sol君透露,自己當初違約跳槽到黑白臺一事終于有了結果,自己在斗魚直播一年總收入不過20來萬,最終卻還是被判賠了339萬元。感嘆斗魚法務太nb的同時,這樁事自己也算是問心無愧了。

  寥寥幾筆,既透漏了直播行業違約金數額的巨大,也是無形中流露出直播行業野蠻發展的幾年,亂象期搏出位主播在法律及道德意識上的缺失。

  其實,像“Sol君”能夠如此幸運的償還夠違約金的主播實則不多,更多的都是無力償還甚至成為“老賴”黑名單,就拿之前的爐石區的不二來說,之前單方面違約跳槽至全民,斗魚追責起訴后,不二被判依照合同賠償斗魚違約金四百余萬,然而不二早已無力償還,全民也并未給予幫扶,只能淪落到登榜法院黑名單的地步。

  有著“斗魚一哥”之稱的蛇哥,自去年加入斗魚后備受寵愛,站內資源傾斜,站外話題熱度不斷,蛇哥更是一度成為斗魚年度前10主播,一時間風光無限。然而蛇哥卻在今年1月份微博上演“農夫與蛇”,微博抨擊“斗魚欠薪”,卻被斗魚官方拋出的轉賬記錄一招打臉,不久便曝出其意圖抹黑斗魚,從而達到違約跳槽的目的。然而不但未能如愿,還被斗魚要求賠償近5000萬,這種不顧法律的約束,靠惡意抹黑而造成自食惡果的行為,不知蛇哥做何感想。不過也有媒體稱:蛇哥這一系列的行為,不難發覺是有平臺背后指示和幫扶,從而達到惡性競爭、打壓斗魚的目的。

  2016-2017年是直播行業的風口,隨著各大資本的融入,加速了直播行業的競爭,哄抬主播價格、鼓勵主播違約跳槽等亂象層出不窮,據不完全統計,僅2017年上半年,虎牙直播就先后從斗魚、B站等平臺挖了包含404、拳師七號、趙小臭等在內的10余名主播,據悉給主播開的薪酬均是較前平臺翻了數倍。有媒體甚至放出了虎牙母公司李學凌在電話會議中說過的一句話給予評論抨擊,“為了流量搏出位,甚至不惜赤裸裸的打了自家CEO的臉,直播行業亂象何時休!”

  2018年對于直播行業來說是上市大年,在這個巨大風口平寂后,已經或者即將上岸的映客、虎牙、斗魚紛紛進入常態化經營,直播行業寡頭時代已經來臨,在資本和財報的壓力下,平臺盲目哄抬主播價格的大環境已不復存在,而對于主播來說,在提升自己的法律常識和社會責任的前提下,選擇更具備影響力和前景的平臺才是良策。

您可能還會對下面的文章感興趣:

亚洲成av人片在线观看无码